25037024.09 , 2017

贺金生课题组揭示青藏高原地上与地下生物多样性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协同作用

时间:2015-09-07 08:10:35点击率:155

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功能一直是生态学研究的核心。以往的研究表明,区域尺度上陆地生态系统净初级生产力通常随植物多样性的增加而增加。然而,生态系统并非仅仅提供单个生态系统功能,而是具有同时提供多种生态系统功能的能力,生态系统的这一特性称之为“生态系统多功能性(Ecosystem multifunctionality)”。生态系统多功能性不仅受地上植物多样性的影响,同时也受土壤动物、微生物等地下生物多样性的驱动,但由于研究手段的限制,我们对地上、地下生物多样性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相对贡献了解甚少。不仅如此,气候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调控机理也不明确。

我院贺金生教授课题组与哥本哈根大学、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的学者合作,利用野外大范围的调查取样,结合室内高通量测序等技术,探讨了青藏高原高寒生态系统中生物因素(植物、动物、细菌、菌根真菌和古菌多样性)和非生物因素(气候和土壤)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相对贡献。论文“The links between ecosystem multifunctionality and above- and belowground biodiversity are mediated by climate”于2015年9月2日在线发表在《自然•通讯》上。本论文的第一作者井新是我院已毕业的博士研究生,现为我院博士后,贺金生教授为通讯作者。

研究结果表明,青藏高原高寒草地生态系统多功能性与植物物种丰富度、土壤细菌和动物多样性正相关,但与土壤古菌和菌根真菌多样性无显著关系。更重要的是,地上与地下生物多样性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联合效应比两者的单独效应更强,其中,地上与地下生物多样性共同解释了45%的生态系统多功能性变异,而一系列生物、非生物因素的解释力达到86%。该研究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地下生物多样性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有重要作用,不仅是受到地上植物多样性的控制,考虑地下生物多样性会提高我们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解释和预测能力;第二,区域尺度的气候变化能够决定或者调节自然生态系统中生物多样性对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影响。

贺金生教授课题组长期从事高寒生态系统对全球变化的响应和适应、高寒湿地温室气体排放及其对全球变化的反馈,以及高寒草地碳氮循环等方面的研究。课题组近两年在高寒生态系统碳循环方面的研究工作还发表在Global Biogeochemical Cycles(2014,28:1081-1095)、Biogeosciences(2014,11:2003-2016)以及Biogeochemistry(2014,117:39-54)等期刊上。

这项研究得到科技部973项目、中国科学院先导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杰出青年基金和创新群体等项目的资助。

青藏高原高寒草地景观

气候、土壤、地上植物多样性和土壤生物多样性对青藏高原高寒草地生态系统多功能性的调控(MAP,年平均降水;MAT,年平均温度;SM,土壤湿度;EMF,生态系统多功能性)

本文来自北大新闻网

上一篇下一篇